忑珜 > 陔恓笢陑 > 淏恅

輪ぶ萇赽冞粗踢厙硊

2019爛08堎07 05:59 懂埭: 侀黹眅
輪ぶ萇赽冞粗踢厙硊:扦頗跪賜轄茧誘炾輪す絞恁弊模翋炟﹜笢栝濂巹翋炟

輪ぶ萇赽冞粗踢厙硊妏蚚脤戙鎢褫呴奀賸賤恀枙揭燴①錶﹝



﹛﹛珨岆勤擁窒奪厙妗囥枑汔蜊婖﹝

輪ぶ萇赽冞粗踢厙硊過去兩周,打茈靮繒C行旗號的活動,毫無疑問已演變成有預謀、有組織、有目的的極端暴力衝擊,並正向全港各區蔓延,勢要動搖政府管治根基、要陷香港於無政府狀態。為免局勢進一步惡化,政府、警隊、社會正義力量,必須立即並且堅定地拿出措施,進行有效應對。政府要表現出遏制暴力的堅強決心與意志,匯集反暴力民意,給執法者以更大、更堅定的支持力度;警隊要堅信維護法治仍是香港主流民意,以更堅定有力的執法行動,給前線執法人員以更好的裝備、更多的人手和執法上的合法裁量權的支持,不要再讓任何一個警員無謂受傷流血;社會正義力量要堅定站出來,揭露暴行,聲援警隊捍衛法治秩序,支持政府依法施政、有效管治香港。縱觀上周的「光復屯門公園」、九龍區鬧市尖沙咀衝擊高鐵遊行,到油塘「連儂牆」衝擊,直至本周末的「光復上水」遊行、昨日的沙田遊行,很明顯,一系列以和平遊行為幌子的示威行動,無一例外地在結束後即演變成暴力衝擊。施暴者這一階段的暴力衝擊策略,都是把社區淪為施暴戰場,通過擾亂社區的正常秩序,把無辜的市民與工商界,拖進衝突的泥淖。和平遊行一結束,示威者即變身「口罩黨」,借故「點火」圍攻警員,堵塞馬路,襲擊商戶,向警員擲石頭、插鐵支、淋渠液、潑粉末,並騷擾市民和遊客。這一系列暴力行動明顯是有預謀、有組織、有目的的暴力衝擊事件,其目的,就是要通過讓暴力行動向香港各社區蔓延,來動搖政府的管治基礎,挑戰基本的社會秩序和執法威信,破壞香港人的日常生活,擾亂香港的工商業和投資、營商環境,讓香港陷入無政府狀態。所有這一切行為,都已經與表達政治訴求沒有絲毫關係,而是通過挑戰秩序、挑戰警隊、挑戰執法者,試圖讓香港陷入無政府狀態,打擊政府的管治威信,動搖警方的執法意志,挑動市民對政府管治不力的不滿。這一系列的暴力示威行動,就是要羞辱政府管治和執法者,讓有效管治失信、失效。在此情勢下,為避免局勢進一步惡化,為了不讓圖謀「區區變戰場」的暴力衝突行動持續,不讓策動暴力衝突的陰謀得逞,政府、警隊、社會正義力量,都必須盡快作出有效的應對。第一,政府應該表現出遏制暴力的堅強決心與意志,要拿出應對新情況的策略與措施。政府發聲明嚴厲譴責暴徒,這當然需要,但是遠遠不夠。政府在此時需做三件事:首先,應該堅定地站出來,揭露這些暴力行動的危害,指出必然會導致的嚴重後果,匯集反暴力的民意。講清危害、匯集反暴力民意的行動,必須要由政府作為引領者。其次,政府要給執法者以更大的、更堅定的支持力度,要給執法者毫無保留的支持。再者,政府要盡快研究當前出現的系列暴力衝擊背後的策動者、策略與目的,調動各方面力量,制訂出強力應對的策略和方法,絕不能讓警方孤立無援。第二,警隊作為香港治安與秩序的最重要捍衛力量,一定要堅信,信仰法治仍然是香港的主流價值,港人對法治的信心仍沒有喪失,警隊堅定的執法行動、捍衛香港法治的努力,一定會得到大多數香港市民的尊敬和支持。警隊不要被那些顛倒黑白的指控、謠言,傷害堅定執法的信心;更不要被那些起底、欺凌所嚇倒,必須拿出更堅定的執法行動。警隊高層要給前線執法人員以更多的支持,要因應預判,給前線配備更多的警力、最好的裝備,給予執法上更大的合法裁量權,不讓前線警員孤軍奮戰,保證盡量不再讓一個警員受傷、流血、倒下。第三,香港的正義力量,包括社會各界,包括身受危害的市民與商家,要更堅定地站出來,挺身揭露暴力示威者的暴行,全力幫助政府依法施政,義無反顧聲援警方嚴謹執法、維護秩序。目前有機構公佈全民舉報暴徒熱線,懸紅檢舉暴徒,這是正義的民意在展示力量。施暴者在示威中戴口罩蒙面、毀壞閉路電視等行為,正正顯示施暴者是害怕正義的執法的,所以只有讓那些暴徒,陷入民眾強大正義的監察力量,才會對暴徒形成有效的阻嚇。至於那些在暴力現場抽水的、或在幕後策動的反對派、激進派的議員和政棍們,你們該收手了,立即停止阻撓執法,立即停止抹黑警察,立即停止為暴徒辯解和張目。搞亂香港的情況再惡化下去,香港受到更大的傷害,你們罪責難逃。

﹛﹛棻蚥窐﹝

輪ぶ萇赽冞粗踢厙硊毞踩控源厙捅ㄩ酖毞敁綴ㄛ踩傑毞諾秝堁揤淝ㄛ摹迾貍貍奧狟ㄛ珨苤頗嫁馱痲ㄛ迾礿賸ㄛ華醱坁勯勯腔ㄛ毞諾昲ァ蟹蟹﹝

輪ぶ萇赽冞粗踢厙硊婓梅奩﹜溯虛脹絃窊督昢等弇蚚絃腔ㄛ偌桽絃窊督昢等弇彶煤梓袧蝠馨眈壽煤蚚﹝

Ч趙潰脤埜珛昢鑠捄ㄛ嘆療潰脤埜枑汔夔薯阨すㄛ斐陔詢匼窐潰脤埜鑠欱耀宒﹝

2005年,香港的一間公司忽然找到了黃俊飛,希望他能為其創作一幅3D的宣傳畫作。那個時候,黃俊飛成立插畫公司已經長達十三年,電腦繪圖他也有經驗,便承接了下來。然而,3D畫怎麼做,他並不知道。「膽粗粗囉!」黃俊飛的兒子黃揚這樣形容當時的父親。雖然不知道怎麼實操,但畢竟有深厚的繪圖功底,軟件他也都會使用,黃俊飛上網看看,在各種教程中摸爬滾打一下,倒也做了出來,倒也有模有樣,甚至做出了至今無人打破的長達公里的3D立體錯覺畫作紀錄。「現在想起來會覺得很自豪,因為當時沒什麼人做這樣的東西。」黃俊飛說。香港的立體錯視畫家不多,再加上創作有口皆碑,從那時候開始,黃俊飛就數不清自己究竟創作過多少作品了。黃揚稱父親的作品會做到「非常細緻」,一些他認為觀賞者根本不會察覺的位置,黃俊飛也會花費好幾個小時甚至好幾天去描繪。在黃揚看起來「浪費時間」的事情,在父親這裡,自己的畫作與粗製濫造的作品之間的區別,正正就在此。千里之堤潰於蟻穴,黃俊飛不在乎時間成本,他明白萬丈高樓平地起,好的作品不爭朝夕。父子變同事分工合作在耳濡目染的熏陶下,黃揚選擇設計專業似乎是水到渠成的事情。先後從英國和澳洲留學,修讀完時裝設計及平面設計,黃揚便回流香港,與父親共事,繼承這門手藝。從父子到同事,他們倒並不覺得有什麼不自在的地方,反而「合作得越來越有默契」。「我現在主要負責接觸客戶,然後我們有整個團隊會去創作、構思,」黃揚細心地解釋自己的工作內容:「很快我們便會提供出幾種不同的方案,提供選擇,最後會做到讓客戶滿意為止。」相比父親的藝術思維,黃揚比較務實,反倒更像是個長輩的樣子,一個工作項目的大局由他來掌控。「我經常開玩笑說等爸爸退休了,會再把他請回來當我的職員。」黃揚說荂A黃俊飛在一旁接腔:「現在也差不多是我在幫你打工。」兩人都笑了。「我看茈L一路成長,他以前看事情看得比較高、比較天真。」黃俊飛覺得兒子逐步了解到錯覺畫作並不像想像中的簡單,每一個細節上都有可能出錯,黃揚則自認「從前比較好高騖遠」,「把一切想得太容易」。一步一腳印,黃揚在這個行業中深深淺淺地摸索下來,現在也算是十分熟手的創作與經營者,盼望早日真正做到子承父業。「我當然希望可以盡快退休啦,」黃俊飛笑蚖﹛G「我喜歡畫畫,退休之後可以做一些自己喜歡的事情,選擇性比較大一些。」黃揚聽罷自信地說:「我的目標是三年內能讓他退休。」黃俊飛在創作3D畫作之前從事廣告,但他覺得能放置到公共空間的作品更能與創作者之間進行交流:「當你看到你的作品放在那裡,被人『打卡』或者評價,就能得到反饋,知道哪裡做得好或不好。」黃俊飛時常會在Instagram上搜索自己的作品,看到有人專程去「打卡」,他能獲得由衷的成就感。即日起至9月1日,父子兩人與本地原創卡通潮牌Happiplayground合作,在綠楊坊為「夏日同游」藝術裝置獨家設計多個以夏日、消暑、暢泳為主題的畫作,吸引了不少小朋友前來玩樂,那一張張興奮的小臉,想來便是他們的動力之源。■文:香港文匯報記者胡茜

輪ぶ萇赽冞粗踢厙硊偌桽陔淉ㄛ鼠挌劃滇刱睌逋毞踩庈劃滇淉習ヶ枑狟ㄛ茼肮奀撿掘眕狟沭璃ㄩ雛22笚呡刱悵阱遻嚍2爛眕奻ㄘ﹜婓汜怓傑憩珛6跺堎眕奻﹜掛佷副隡眝戊尕敘硭怓傑拸坻揭蛂滇﹜模穸爛彶貒遘葯盚嗋粉廜垓撐躁眝扔贏屋楈暫輮桱輴腄

藷陔恓
踏桸蟲
輪ぶ萇赽冞粗踢厙硊唳佯齾 賸賤輪ぶ萇赽冞粗踢厙硊 | 薊炵輪ぶ萇赽冞粗踢厙硊 | 壽衾輪ぶ萇赽冞粗踢厙硊